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龙岩新闻资讯首页

2013年12月16日庞青年等人因涉嫌合同诈骗

发布:admin05-30分类: 汽车新闻

  “水氢车”线日上午十一点,青年汽车掌门人庞青年现身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对“水氢车”的原理、成本、政府补贴等问题进行解答。他现场回应记者称,该汽车运作核心在于反应料和催化剂,运用的水解制氢技术被曲解为“灌水就能跑”。他出售股份融资,已经解决资金问题。

  但庞青年的解释并未完全消除外界的疑问,水氢车动力来源到底是以水为主还是以电为主?此前多次骗补并列为老赖的庞青年资金来源和去向如何?南阳政府又多大程度上参与了水氢车项目?还有诸多问题待解。

  5月25日,新京报记者走访南阳青年汽车生产车间现场发现,青年汽车集团提供的样车与普通汽车的仪表盘等配置并无差别,并且除了供应水源的管道外,还在车身发现了直流充电插座。

  针对车身上的直流充电插座,青年汽车集团相关技术人员告诉记者,所有的氢燃料车,不可能一点点电没有,有一个很小的缓冲电池,因为电机电压变化,氢燃料反应不可能那么快,需要电池过渡一下。目前,该公司所展示的行驶车辆配置的电池容量是20多度电。

  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则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从没听说过丰田Mirai需要先有一个可充电电池的电能作为启动车辆过渡使用的,“推导到商用车也是如此。”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2019年初,南阳交通部门花费八千余万购买该公司的72辆氢能源公交车。5月25日,多名公交车司机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氢能源公交车仍以充电为主。

  清华大学能源互联网创新研究院研究员张罗平介绍,“青年汽车的介绍就是氢能源汽车的一种,是制氢发电再充电与普通充电混用,两种补电都有。车内自带20多度电,对重1吨的车,能够驱动跑150公里左右。但只加水,跑1000公里,就是偷换概念。”

  “如果电解水,没必要兜圈子,先把电变成氢,再用氢发电,损耗更多能量。如果直接用电池驱动,车就跑起来了,何必转换成氢,损耗能量?核心问题是,驱动车体行驶的主要能量来自哪里?”张罗平表示。

  以氢气为主要代表的燃料电池汽车在美国和日本早已有先例,其中日本丰田汽车公司推出的Mirai是这一领域的佼佼者。2014年12月,丰田Mirai正式在日本上市,目前售价为727.49万日元(约合45万元人民币),但可以享受日本政府225.38万日元(约合14.23万元人民币)的政府补贴。广证恒生的研报指出,若丰田 Mirai 2020年销量达到3万辆,则仅该型号带来的产值就达到18亿美元。

  公开资料显示,丰田Mirai的工作原理是让空气和车载高压储氢罐中的氢气同时输送到燃料堆中,二者在燃料电池堆中反应,产生电和水,其中产生的电提供给电机驱动车辆行驶,反应产生的水则排出车外。

  这一原理与青年汽车的水氢燃料车有相似之处,但庞青年在今天采访时并未指出其制氢原理,而且他也否认了电解水制氢的说法,因此加入到燃料车里的水到底是如何变成氢气是关键所在。

  5月24日,南阳“水氢发动机”事件中水制氢专利技术发明人之一、要求匿名的湖北工业大学教师回应媒体称,已把专利独家授权给了青年汽车,但仅限于在南阳运营中使用。该发明人称,“水氢发动机”的提法不准确,应为“车载水解制氢系统”,其核心是与水反应的车载制氢材料一种铝基合金材料。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该发明公开了一种水解制氢铝合金,这种水解制氢铝合金在保证产氢性能的同时, 大大降低了水解制氢铝合金的成本。该发明还提供了一种水解制氢铝合金的制备方法和应用。

  湖北工业大学材料与化学工程学院官网显示,董仕节为二级教授,从2008年7月起担任湖北工业大学副校长,主要研究方向为汽车模具表面处理、汽车车身连接新技术和汽车用新材料。2010年1月到2012年12月,曾承担科技部的《车载水解制氢用铝合金制备的关键技术基础研究》课题。

  水氢发动机事件发酵至今,公众的质疑点一方面是针对技术本身的原理和真实性,另一方面是针对庞青年和青年汽车集团此举的动机,是否意在骗补?甚至是否意在圈钱?

  清华大学能源互联网创新研究院研究员张罗平表示,如果只是电动汽车,国家补贴基本上停了。套用“氢”,又升级水氢,可以引发关注,无非就是想借着国家鼓励新能源,有补贴氢燃料车的政策,有套国家的补贴之嫌。

  今年3月26日,财政部等四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下称《通知》),对今年新能源补贴的退坡程度进行定调。其中,6月25日过渡期结束后,地方补贴将被全面取消,但新能源公交车和燃料电池汽车除外。《通知》里还明确提出,鼓励地方政府将对购车者的购置补贴,转为用于支持充电(加氢)基础设施“短板”建设和配套运营服务等方面。

  具体到燃料电池补贴上,《通知》提到过渡期期间销售上牌的燃料电池汽车按2018年对应标准的0.8倍补贴(即退坡幅度20%),燃料电池汽车和新能源公交车补贴政策另行公布。万联证券认为,这一政策是为了防止整车厂骗补,国家对燃料电池的支持政策不变。

  2013年12月16日庞青年等人因涉嫌合同诈骗,被白山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作为涉案的一方,亿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表示:济南青年公司(庞青年持股的一家公司)和另外两家公司虚构在瑞典已成功收购萨博60%的股份,在鄂尔多斯市投资220亿,建立中外合资企业生产萨博牌汽车,年产30万辆的事实,与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政府谈判,欺骗政府为其圈地,为其配置煤炭资源,并继续利用此虚构事实骗取亿佳合公司的定金。

  2017年2月,工信部针对新能源汽车骗补企业开出罚单,做出对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等7家骗补车企的行政处罚决定,给予了撤销违规车型公告、暂停申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资质、进行为期2个月整改等处罚措施。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被处罚的原因是其2014年销售给上海巴士公交(集团)有限公司245辆新能源汽车,实际安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与《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不一致。

  2019年4月2日,工信部发布了《关于2015及以前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审核和2017年度、2018年度补助资金预拨审核情况的公示》。上述公示显示,在2017、2018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预拨审核情况表中,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庞青年间接控股的一家公司)凭借420辆车,申请3152万元补贴。

  对网上爆出的庞青年及其企业的信用污点,南阳市发改委主任乔长恩对媒体表示,招商引资前市里已掌握该情况,南阳正谋求工业上的结构调整和科技创新。25日,被问及被列为老赖是否会对其生活带来不便,庞青年回答:“还是自己克服吧!”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